昆明知名律师字美军 http://www.zhengxianglawyer.com
  1. 首页 > 成功案例

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中,关联方和被关联方对第三人应承担哪些责任?详情咨询昆明工程施工律师

作者: 日期:2022-02-16 15:14:04

[裁判要点]
在建设工程中,关联方以关联方的名义与第三人发生纠纷时,我国法律没有具体规定前两方对第三人应承担什么责任,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4条只规定了如何确定诉讼主体。
[前言]
这种情况下的当事人(锚定人)在没有实际收到工程款的情况下,对分包商承担连带责任或直接支付责任的风险。代理律师在明确了具体案情,分析了我国法律对主播责任的相关规定后,帮助当事人维护自身权益,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01案例简介
2015年,建筑公司将项目A承包给房地产公司后,以内部承包的形式将项目A分包给姜施工。同时,施工公司与防水公司签订《建筑防水工程承包专用合同》将项目A的防水工程分包给防水公司。合同由建筑公司和防水公司盖章,姜、谢在项目负责人处签字。
2018年9月,防水工程完工后,施工公司与防水公司签订结算协议,姜、谢分段确认工程量,结算部分工程量。剩余工程款1132125元约定由施工公司通过公对公账号支付给防水公司。
同月,姜诉请建筑公司支付其工程款750万元,原审法院作出第1 《民事调解书》号判决。
2019年1月,二审法院受理了他人对该建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2019年5月,防水公司诉请建筑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后原审法院作出2 《民事调解书》号,建筑公司向防水公司分段支付工程款、律师费、诉讼费等损失共计119602.59元。防水公司向建筑公司经理申报债权。
2019年11月,建设公司债权人会议根据1 《民事调解书》号决议表决通过《建设公司和解协议(草案)》号决议,经二审法院确认有效。和解协议确认,建筑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750万元为a项目业主汇来的工程款,由于施工合同和承包经营合同仍需继续履行,该款项需进行结算支付,依法不计入债务人的结算资产(实际上该款项已于2019年8月由某外国法院执行局因建筑公司原因予以扣除)。
现防水公司已先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姜对《民事调解书》号2号确定的建设公司债务1196902.59元承担连带责任。后二审改判请求判令姜直接支付人民币1132125元给他。02 裁判的观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江是否需要对2号《民事调解书》确定的建设公司债务中的工程款1132125元承担直接支付责任。
法院认为,在建设工程中,关联方以关联方的名义与第三人发生纠纷时,前两方对第三人应承担何种责任?我国法律没有具体规定。《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4条仅规定了如何确定诉讼主体,是否承担以及如何承担责任仍需根据具体案件具体分析。
本案中,《建筑防水工程承包专用合同》及2018年9月签订的和解协议是由总包方的施工公司与分包方的防水公司签订的。上述合同和协议的双方均为建筑公司和防水公司,对其具有约束力。根据和解协议,经防水公司与姜及建筑公司进行和解协商,一致同意由建筑公司直接支付余款1132125元。
而且防水公司与施工公司存在分包关系的事实,也是防水公司选择了然后诉讼的,这是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的。目前,防水公司还认为其与姜某之间存在分包关系,姜某是实际施工方,认为该分包合同无效,与其之前的主张相矛盾,违反了禁止反悔原则。故防水公司要求姜承担直接付款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驳回防水公司的诉讼请求。
03 案例评估
1.本案初防水公司起诉姜承担连带责任,应以当事人的约定或者法律规定为依据。
姜与防水公司之间没有相关约定,我国也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关联人必须对关联人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小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大于的解释》第五十四条规定,以挂靠方式从事民事活动时,当事人请求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的,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是共同诉讼人。但该条仅规定了如何确定诉讼主体,即实际建造人可以列为共同诉讼人,并未明确委托人应承担何种责任,仍需在实践中根据具体案件具体分析。
本案中,防水公司选择了与建筑公司签订合同,并在施工完毕后与建筑公司签订了和解协议(根据和解协议,防水公司知道姜当时是A工程的挂靠施工方),也选择了在起诉至法院时向建筑公司主张工程款,并以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建筑公司将向其支付工程款。上述情况说明防水公司选择并确定了建筑公司作为民事责任主体,这也符合建筑行业施工分包商喜欢选择与建筑公司建立法律关系的实际情况。故防水公司现要求姜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二审改判防水公司请求判令姜直接支付工程款1132125元。即要求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由姜承担对防水公司的直接支付责任。
在建设工程纠纷中,我国关于违反合同相对性的法律规定如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因建设工程质量发生纠纷,发包人可以总承包人、分包人、实际施工人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分包人、非法分包人作为被告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分包人或者非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未支付的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方负责”。本案不属于上述可以突破合同相对性的情形。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因受托人的原因,受托人对第三人不履行义务的,受托人应当向第三人披露委托人,第三人因此可以选择受托人或者委托人作为主张权利的相对人,但第三人不得变更所选择的相对人。本案中,防水公司选择了向施工公司主张权利,法院也作出了施工公司向防水公司承担支付责任的生效法律文书。现在防水公司选择向姜主张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权利,不仅违反了上述合同法的规定,也与其此前起诉施工公司时的主张相矛盾,违反了禁止反悔原则。故防水公司要求姜承担直接赔付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3.防水公司起诉姜承担连带责任或直接支付责任的理由之一是《建设公司和解协议(草案)》确认“施工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750万元为A项目业主汇来的工程款,该款项因施工合同和承包经营合同仍需继续履行,需要结算支付,依法不计入债务人结算资产”。但事实上,该笔750万元款项因建筑公司原因已被不同法院执行局扣除,姜并未实际收到该笔款项。防水公司因和解协议要求姜承担连带责任或直接支付责任有失公允。
综上所述,防水公司要求姜承担连带责任或直接支付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随便看看